动物专家称:野生虎种群恢复不需要大规模繁殖场

近日,记者专门就中国老虎养殖企业的发展与野生老虎种群恢复的相关性等问题,采访了著名动物学家乔治·夏勒博士、广西大学周放教授和中科院动物所解焱博士。

野生动植物保护是公益事业,不能与产业开发并举

“林业坏就坏在‘业’字上”,周放认为,生态和野生动植物保护是公益事业,不能与产业开发并举。现在很多野生动植物保护区嘴上说保护,实际却拼命搞开发,结果是保护搞了很多年,野生动物和生物多样性却变得越来越少。

他说,老虎保护的关键,是禁绝一切虎制品贸易,同时给野生虎留有足够的栖息地。企业要追求最大利润,像熊虎山庄这样与企业家合作,必然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事实上,多年来一直有“管保护与管开发的部门应不应该分开”的争论。正在制定中的《中国自然保护区域法》和拟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也都涉及到相关争论。但终因牵涉政府部门利益,结果仍是各部门竭尽全力揽权,专家的呼吁不了了之。

山庄里可能没有一只纯种华南虎

据了解,雄森熊虎山庄的另一块牌子,是广西珍稀濒危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和繁育基地。

周教授介绍,中科院昆明动物所猫科动物专家王应祥教授在看过雄森熊虎山庄后曾表示,山庄里可能连一只纯种华南虎都没有。王教授说,在山庄圈养环境下,老虎的兄弟姐妹间、东北虎与其他虎种间杂交的可能性极大。

周教授说,猫科动物的繁殖能力本来就非常强,加上饲养技术已相当熟练,每年繁育几百头老虎不是难事。“在野外老虎的栖息地,幼虎要跟母亲生活两三年,学习生存技巧和本领,但在虎园里,幼虎几个月大就得与妈妈分开,这样母虎又可以下一次繁育。”专家指出,从目前的发展速度看,山庄可能没有为虎作计划生育。

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部门一位官员表示,自治区林业部门并不直接管理山庄,雄森山庄每年的年报都是直接送到国家林业局,国家林业局每年也会给山庄一些指标,淘汰老弱病残的虎。但山庄认为这远远不够。今年6月,他们请一些外国记者来山庄视察,就是想要争取国际上批准更多可利用的老虎指标,用卖老虎的钱来养更多的老虎。

养殖虎放到野外危险更大

中国科学院动物所解焱博士介绍,研究养殖老虎的行为,可能会对野生虎的保护有一定参考价值,但是对“重引入(把已消失的物种放回原栖息地)”没有什么意义。相反,它的危险性更大。

她解释说,老虎的生存技巧不仅仅是捕食,还包括选择适宜的栖息地,避开人类等危险,懂得自我保护,占领和保护自己的领地等等。养殖虎这些能力已经消失得太久了。如果这些虎放到野外,不仅对当地人和家畜造成危险——相对于老虎而言,家养动物比野生动物更容易捕捉;它们习惯了与人亲近,却不了解人会害怕。因此对老虎也造成了危险——随时可能被当地人打死。

著名动物学家乔治·夏勒博士告诉记者,大型食肉动物的“重引入”很少成功。他曾在非洲的一个狮子保护区做研究,当时遇到一头放到野外环境中去的人工养殖的狮子。这头狮子虽是第一次见到他,但仍很高兴地走过来。“要是换了别人,会被吓死的,很可能会有人受伤。”夏勒说,他毕竟研究了几十年狮子,熟悉它们,虽然也有些害怕,但他知道,自己必须等着狮子近到身边,打了招呼,狮子才会走开。但是几天后,夏勒就听到这头狮子被杀害的消息,因为它伤了人。

解焱说,把养殖的虎放到野外,还容易把人类饲养状态下虎的疾病传播给野生虎。这对于完全没有接触过这种病的野生虎种群来说可能是致命的。她指出,华南虎野外种群已没有了,恢复已不可能。而把养殖的东北虎放到野外,在科学上弊大于利。

据介绍,我国与俄罗斯、朝鲜等国合作开展的东北虎野外种群保护和恢复工作已取得初步成果,我国珲春和完达山,已发现多只东北虎踪迹。

解焱解释,在印度最南边,一只雌性孟加拉虎需要20至30平方公里的领地,到最北边需要约50平方公里的领地,而一只雌性东北虎则需要450平方公里甚至更大的区域,因为寒冷地区鹿科等有蹄类动物的密度远远比不上热带、亚热带丛林,老虎可捕获的食物相对稀少。一头雄性的老虎领地一般覆盖4至6头雌性虎的领地。

“最好的野外恢复是保护好栖息地,靠野生虎自然恢复。虽然华南虎野外已经没有了,但东北虎在我国境内大约还有20只。如果给它们足够的活动区域,有足够的食物(虎生物链下其他食草动物)密度,很好地保护10年,东北虎野外种群数量有可能增加2至3倍,甚至更多。这在俄罗斯得到了证明,俄罗斯的东北虎在过去50年增加了10倍。”

然而有专家指出,由于中国原有野生虎的地区人口密度远远大于俄罗斯,恢复难度会大大增加。

华南虎野外放归已不可能

夏勒博士从事虎、豹、狮子等大型食肉动物野外种群科学研究几十年,他说,很多年来,各国科学家所作的将养殖虎放到野外的尝试都没有成功。大型食肉动物的野化非常困难,豹子比老虎更濒危,也更难以保护,但是人们似乎更喜欢关心老虎。

夏勒说,养殖虎在动物园很容易,不需要建繁育中心和大型养殖场,而且许多国家的动物园已经把虎的基因谱系搞得很清楚,完全可以避免遗传方面的问题。

解焱拿出一份2004年发表在PLOS生物学杂志上的研究报告,其中一位名叫罗淑金(译音)的学者对老虎遗传基因所作的调查显示,中国苏州动物园采样的两头老虎实际上是印支虎,而来自重庆动物园的两只虎却是华南虎,这两个亚种在遗传上表现出非常明显的差异。

解焱建议,对我国的所有现在被认为是华南虎的个体进行一次线粒体DNA的测定,确定哪些确实拥有华南虎基因的个体,采取措施好好保护华南虎的基因。按目前的状况发展下去,只怕我们花了很多钱把印支虎当华南虎养,而最后却没有把我们希望保护下来的中国特有亚种——华南虎保护下来。

“中国大规模繁育的老虎单位都无一例外地没有建立老虎的谱系记录,所有养殖场中都存在老虎遗传混杂、近亲交配等问题。作为企业,他们更追求繁殖的数量而忽略虎的遗传性状。”解焱说,科研与商业的目标不同,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也完全不同。

广西大学周放教授表示,华南虎的灭绝除栖息地片断化并逐步丧失外,人为捕猎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如果有效禁猎并保护好足够的栖息地,在靠野外虎进行种群恢复“上策”无望的情况下,找一个“下策”——用养殖的华南虎作野外种群恢复,也是一个途径。然而,令他担心的是,目前养殖华南虎的基因已经不纯,“如果这样,养殖的意义就大大降低,甚至没有了。” (记者 张可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