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疫情封锁期间,印度境内报道的野生动物偷猎事件增加了一倍以上(译)

2020年6月3日,印度新德里 —— 一项TRAFFIC的分析发现,在不限于任何地理区域(或州、任何特定的野生动物区域)的封锁期间,印度境内报道的野生动物偷猎活动显著增加。在封锁期间,尽管没有证据表明这些活动是为未来的贸易进行的野生动物制品储备,但用于当地消费和贸易的偷猎事件增加了一倍以上。
 
重要发现
 
该分析将印度的六周预先封锁期(2020年2月10日至3月22日)与六周正式封锁期(2020年3月23日至5月3日)内媒体报道的偷猎事件数据进行了整理与比较,发现偷猎事件从35起上升到了88起,但目前还不清楚媒体报道率的变化与封锁期之间的关系。
 
这份调查结果于今天以一份简报的形式发布:《新冠肺炎危机中的印度野生动物:偷猎和非法野生动物贸易分析(Indian wildlife amidst the COVID-19 crisis: An analysis of poaching and illegal wildlife trade)》。这项研究表明,尽管执法机构一直在努力,但在封锁期内,印度的野生动物受到了额外的威胁。
 
据报告,偷猎增加最多的是有蹄类动物,主要是为了获取它们的肉。在预先封锁期内,这类偷猎事件共有8起,占总量(35起)的22%;但在正式封锁期内则跃升至39起,占总量(88起)的44%。第二种明显增长的是对“小型哺乳动物”的偷猎,包括野兔、豪猪、穿山甲、大松鼠、果子狸、猴子和小型野猫。尽管其中一些在国际市场上一直有很高的需求,但在封锁期内,大多数偷猎活动可能是为了肉类或当地贸易。在预先封锁期内,这类偷猎事件共有6起,占总量(35起)的17%;但在正式封锁期内则上升至22起,占总量(88起)的25%。
 
在大型猫科动物中,豹的偷猎事件在正式封锁期内有所增加,据报道有9只豹被偷猎,而在预先封锁期内是4只。在正式封锁期内,全国各执法机构共逮捕涉嫌偷猎的犯罪嫌疑人222人,明显高于预先封锁期内的85人。
 
在预先封锁期和正式封锁期内,常被作为宠物交易的野生鸟类的查获率从14%显著下降到7%,这大概是由于禁闭期间运输和市场关闭造成的。据报道,一些大型鸟类(如蓝孔雀)和猎禽(如灰鹧鸪)都是封锁期内的目标,因为它们的肉仍存在市场需求。关于偷猎和非法交易陆龟和淡水龟的报道较少,在封锁期内,几乎没有这些物种的查获报道。
 
TRAFFIC驻印度办公室主任Saket Badola博士说:“媒体报道的偷猎案件增加了一倍多,这主要是由于有蹄类动物和小型野生哺乳动物肉的市场需求所引发的,这无疑给野生动物执法机构增加了额外的负担。因此,这些机构必须得到充分和及时的支持,以便他们能够更好地控制局势”。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印度办公室首席执行官Ravi Singh先生补充道:“如果对有蹄类动物和小型野生哺乳动物的偷猎活动不加控制,将导致野生虎、豹等大型猫科动物的猎物资源枯竭,生态系统的正常运作也将受到影响。这反过来将导致人兽冲突发生率更高,并对印度在野生动物保护领域取得的重大成就造成不良影响。”
 
在WWF印度办公室的支持下,TRAFFIC发表了这份名为《新冠肺炎危机中的印度野生动物:偷猎和非法野生动物贸易分析(Indian wildlife amidst the COVID-19 crisis: An analysis of poaching and illegal wildlife trade)》的报告。
 
 
备注:
 
一种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已经引起了一场全球卫生问题,人们感染了一种名为COVID-19的新病毒,这种病毒可能会致命。印度政府宣布从2020年3月25日至5月3日实施全面封锁,之后逐步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