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生物多样性现状——野生动植物贸易的未来及其角色将何去何从

2020年9月18日,英国,剑桥 —— 本周早些时候,生物多样性公约(CBD)发布了一份令人警醒的新报告。第五版《全球生物多样性展望》(GBO-5)评估了各国政府在2010年对未来十年的生态保护承诺(即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的进展情况。
 
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涵盖了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可持续利用和收益公平分享,但是新的报告指出,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的20个目标中没有一个能在2020年完全实现。
 
“GBO-5报告强调了全球在解决人类面临的生物多样性危机方面的集体性失败。政府、企业和公众需要采取相关行动,我们更需要迅速采取行动。这份报告表明,解决方案已经触手可及,但剩下采取有效行动的时间已不多,”TRAFFIC执行董事Steven Broad表示。
 
GBO-5报告呼吁在一系列人类活动中应摒弃“一切照旧”的做法。该报告概述了认识到生物多样性价值、恢复所有人类活动所依赖的生态系统的必要性以及减少此类活动负面影响的紧迫性的八个转型。
 
其中一些转型表明,必须确保野生物贸易的可持续性、合法性、可追溯性和安全性,包括遏制土地和森林退化、向可持续食品系统、可持续渔业和以生物多样性保护为本的健康方式过渡。
 
与此同时,仍正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凸显了野生动物贸易管理不善所带来的潜在风险
 
就在GBO-5报告发布的前几天,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发布了《2020年地球生命力报告》,该报告记录了1970年至2016年间监测到的物种数量急剧下降的情况。报告进一步强调了采取行动的紧迫性。非法和不可持续的贸易以及对物种资源的过度开发是导致物种数量下降的重要因素,但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中并没有关于野生物贸易和利用的具体目标。
 
野生物贸易涉及广泛的物种和产品:建筑用途的木材,展示、装饰、宠物、毛皮服装用途的物种,化妆品和保健产品用途的植物成分,医药和食品用途的植物和动物制品,以及更多。
 
随着全球的评估确认来自人类活动的过度开发是导致物种灭绝的主要原因,因此出现了停止对野生物资源的开发和利用的一个疑似合理的方案。相反,一个直觉上好像不对,但通常是正确的方案是:可持续和公平的利用以及合法贸易对物种保护和当地社区生计都有好处。
 
为什么这种解决紧迫的保护和发展问题的方法没有得到更广泛的应用? “良好的”野生物贸易运作的条件是复杂的,往往有看似难以克服的障碍。消费者、企业和政府往往不清楚非法和不可持续的野生物贸易的规模和威胁,也不清楚可持续和合法贸易所带来的好处:野生物贸易往往“隐藏”在众多产品和其供应链中。尽管野生物贸易对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 —— 从当地经济到进出口关税 —— 但在诸如“自然资本”、“循环经济”或“可持续消费与生产”这样的政策中,野生物贸易所带来的潜在威胁和利益都是缺失的。需要将包括发展供应链和经济中野生物贸易价值等的知识库纳入相关框架。
 
改变野生物消费者行为的方法往往旨在减少对濒危野生物制品的需求,并面向特定的“野生物消费者”。虽然这是必要的,但需要一种补充办法来鼓励可持续消费,以帮助消费者改变购买、使用以及选择可被验证的可持续和合法交易的物种和产品。
 
许多野生物贸易是不受管制的,即使在受管制的地方,制定法规时也可能没有考虑到对利益相关者的影响;有可能是因为执行不力,或者不可持续的贸易。要解决这一问题,还需要针对腐败和缺乏良好管理等根本性问题提出解决方案。负责任的野生物贸易行为如何有助于、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如何推动减少非法野生物贸易的理论证据,需要得到更广泛的证明。
 
TRAFFIC执行董事Steven Broad表示:“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的目标必须承认非法和不可持续的野生物贸易是生物多样性减少的关键驱动因素之一。”
 
“认识到可持续和合法的野生物开发、利用和贸易的作用也至关重要,这既有助于物种的长期保护,也为依赖这些自然资源的人们提供多种利益。”
 
TRAFFIC围绕多个方面展开工作,以实现可持续、合法和可追溯的野生物贸易,例如药用和芳香植物可持续采集和公平交易的FairWild标准鲨鱼制品的追溯系统等,都能帮助各国政府切实履行在新目标草案下的雄心勃勃的承诺 —— 2020年后的监测框架草案 —— 目前正在制定中,将会在明年中国昆明举行的第15届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会议之前完成。
 
 
备注:
今年早些时候,TRAFFIC提交了2020年后监测框架草案的详细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