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S的MIKE项目年度报告指出,非洲部分地区大象盗猎呈持续下降趋势

11月16日,日内瓦,内罗毕 —— 《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公约)大象非法猎杀监测(MIKE)项目发布了年度报告,根据在非洲MIKE 监测点收集的数据,对非洲大陆和次区域非法猎杀大象比例的趋势进行了分析(1)。
 
2020年,设立在30个非洲象分布区的58个MIKE 监测点提交了2019年监测到的大象死体的相关数据。
 
 
利用巡护员巡逻队收集的数据,MIKE项目根据非法猎杀大象比例(PIKE)来评估盗猎程度的趋势。PIKE是用于衡量盗猎压力的指标,虽然MIKE 监测点实际上并不是随机选择的,但仍需要考虑到它可能会受到与数据质量相关的潜在偏差影响,包括报告率、死体检测概率和监测点范围内自然死亡率的变化 —— 包括干旱和其他因素造成的自然死亡率的增加。
 
这项针对非洲的PIKE趋势分析使用的数据集包括了2003年至2019年底期间发现的20,712具大象死体记录。
 
对非洲大陆的PIKE趋势分析显示,2003 - 2011年总体呈上升趋势,2011 - 2019年总体呈下降趋势。根据Unweighted Bayesian GLMM PIKE(MM.P.uw) MIKE-ETIS技术咨询小组为PIKE分析建议的新方法,显示有足够证据证实2003 - 2011年的上升趋势(PIKE呈上升趋势)和2011 - 2019年的下降趋势(PIKE呈下降趋势)。2019年非洲大陆 PIKE的估值为0.41(2018年为0.54)。在过去的五年中(2015 - 2019年),未加权的 PIKE的估值呈下降趋势确定性超过95%。
 
尽管分析显示,自2011年以来,非洲大象盗猎情况总体上有所下降,但存在着明显的区域性差异:非洲东部和南部非洲MIKE 监测点提供了大量数据并拥有最多非洲象种群,其趋势在规模和范围上是相似的。这两个区域很可能对整个大陆的下降趋势做出了不成比例的贡献,并且在本质上推动了所观察到的整个大陆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非洲南部在2015 - 2017年间并未出现下降趋势,直到2018年才开始并在2019年保持。2021年提交的2020年数据分析将表明这一下降趋势是否在该区域持续下去。
 
强有力的证据表明,2011 - 2019年,非洲东部的PIKE呈下降趋势。在2012 - 2015年间,非洲东部PIKE的趋势保持相对不变,随后持续了两年的下降趋势,直到2017年。MIKE项目在前几年报告中指出,2017年非洲东部PIKE估值下降主要是由于设立在肯尼亚的MIKE 监测点区域内严重干旱造成的大量自然死亡现象。如果是因为干旱等不利的环境条件,死体总数很高,PIKE的估值可能会下降。在不那么严峻的环境条件下,2019年的PIKE估值似乎不能归因于这些外部因素导致的自然死亡率上升。
 
对非洲中部的趋势分析显示,足够的证据表明,PIKE估值从2003 - 2011年有所上升,并在2019年之前保持在较高水平。对非洲西部而言,在16个MIKE 监测点区域内,单一地点(Pendjari Biosphere Reserve, Benin)的死体数量在总数中占很大比例,这导致该区域的趋势分析会更加困难。
 
人们对新冠病毒在野生动物保护领域造成的影响相当关注,包括野生动物管理当局能否有效管理保护区的能力。2020年及未来收集的MIKE数据的分析将有助于监测和了解该病毒的潜在影响。
 
除了趋势分析之外,CITES的MIKE项目还将为2022年即将举办的下次缔约方大会准备一份协变量分析,它将评估各种参数、PIKE估值和趋势之间的相互关系。
 
在最近的MIKE报告中,PIKE趋势分析使用了不同于前三次缔约方会议(2013年、2016年和2019年)和前五次CITES常务委员会会议(2012 - 2018年)报告的方法。在此之前,PIKE趋势是用死体总数线性模型的estimated marginal means(LSmeans)计算的。
 
2019年9月,CITES秘书处与MIKE-ETIS技术顾问组(TAG)合作,总结了迄今为止用于计算PIKE趋势的模型,建议用Bayesian generalized linear mixed model(GLMM)方法代替LSmeans模型,模型结果未经大象数量估计值加权。关于各种PIKE计算模型优势的技术报告可从CITES-MIKE官网获取。
 
CITES秘书长Ivonne Higuero强调了非洲部分地区盗猎下降趋势的消息,以及长期监测数据为国际保护工作提供信息和支持的价值:“PIKE趋势所显示的盗猎持续下降,反映了各方执法力度和保护行动的加强。如果我们再参考《2020年世界野生物犯罪报告》(World Wildlife Crime Report)的发现,即由于采取了更严格的措施,象牙价格在各个目的地市场都有所下降,我们就会看到各国在遏制这类非法贸易方面的努力取得了成效。然而,持续保持警惕并进一步降低趋势仍然至关重要。数据管理与分析工作者们的辛勤工作为国家和国际层面的决策者提供了必要的信息,帮助他们做出明智的决定,并支持着一线人员的工作,遏制大象在各个MIKE 监测点及更多地方遭盗猎。”
 
截至2020年,在非洲的32个国家内共设立了69个MIKE 监测点,在亚洲的13个地区共设立了30个MIKE 监测点。津巴布韦在2020年将万基国家公园(Hwange National Park)加入到非洲的MIKE保护区网络中,据估计,这69个MIKE监测网点覆盖了分布在非洲大陆超过50%的大象种群。越南于2020年将Yok Don国家公园(Yok Don National Park)加入到亚洲MIKE网络中,提高了东南亚亚洲象相关分析的代表性。
 
CITES的MIKE项目建立于第十次缔约方会议,由CITES秘书处管理,并受CITES常务委员会监督。
 
自2001年以来,项目在非洲的运作与开展得到了每年提交数据的各个国家的支持,以及欧盟(EU)和包括日本政府在内的其他资助者们的慷慨资金支持。
 
MIKE报告内还包括有关该分析方法的技术报告、MIKE所收集数据的整理汇总、以及unweighted Bayesian GLMM分析的代码,这些都可以在CITES网站的MIKE页面内查询。
 
备注:
 
(1):亚洲地区的MIKE 监测点因数据提交不足,意味着对该地区PIKE趋势的最新估计是来自于MIKE项目在2019年8月第十八次缔约方大会上的报告。同时,该报告也包含了基于新方法的分析。
 
 
原文出自CITES网站:
https://cites.org/eng/MIKE_PIKE_Trends_report_elephants_CITES_16112020
 
 
如需更多资料,请联络:
CITES秘书处:Francisco Pérez (fancisco.perezgonzalez@cite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