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定罪的野生物犯罪分子述说他们自己的故事

2020年11月30日,南非,约翰内斯堡 —— 自愿合作的基础上,TRAFFIC对73名在南非服刑的野生物犯罪分子进行了深度采访,从而对野生物犯罪的组织、活动和运作方式有了新见解。
 
重要发现
 
这项名为《来自服刑犯的思考:南非野生物非法供应链评估》(Insights from The Incarcerated: An assessment of The illicit supply chain in South Africa)的新研究,基于之前对纳米比亚的犯罪分子采访,以了解南非的这些野生物犯罪活动的动机。
 
近四分之三的罪犯的罪行与犀牛有关,其余的则因与鲍鱼和苏铁属植物有关。这些犯罪分子涉及2009-2019年的49起具有代表性的宣判案件。
 
这项最新研究也了解到非法野生物制品的获取来源 —— 夜晚潜入水中非法采集鲍鱼、非法猎杀犀牛并获取犀角、非法采集苏铁属植物。在某些情况下,那些受雇的苏铁属植物采集者没有被告知或并不知道他们的行为是违法的。盗猎者大多都来自偏远的社区,几乎没有其他的经济收入来源,他们常常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扮演着不同角色 —— 从参与盗猎转变成司机或参与物品藏匿,表现出高度的流动性。
 
犯罪分子认识到犯罪链条中高层的职位收益会更高,导致那些处于犯罪阶梯最底层的人进一步参与到犯罪供应链中。, 
 
一名犯罪分子表示:“ 在参与了很小的一件事后,我的参与程度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很快,我就开始负责招募司机、采购储藏和烘干场地、确保加工后的鲍鱼安全运送到那些控制货物出口的买家手中。我一直参与到了现在,甚至不确定这一切是怎么推进的。”
 
不同产品供应链的资金流也被勾画出来:犀牛盗猎者会分享收益,非法采集鲍鱼的人则根据采集到的总重量来获得相应的报酬。一名犯罪分子表示,他曾购买了一辆卡车,并配备了量秤,这样他们每次在不同的地点就可以对鲍鱼直接进行称重,以避免被执法人员发现。潜水人员的费用用来租用潜水设备和租船费用。一名犯罪分子声称,潜水人员每次潜水平均能获得1万到2万南非兰特(约合585-1170美元)。
 
几位受访者都强调了一点,政府腐败和私营部门人员的参与助长了走私活动的发生 —— 贿赂费用作为商业交易被冲销。根据一名犯罪分子的说法:
 
“我让我的助手跟踪一位海关官员,了解这位官员周末喜欢做什么、喜欢去哪些地方、在业余时间的爱好都有哪些。如果碰巧他喜欢每周都去赌场的话……我们就会提供给他赌场的信用券,这样他就可以去开心消遣了。过一段时间,我们会请他帮个忙作为回报。这显然是为了让我们的货物能够安全通过机场。”
 
尽管这一发现对犯罪活动的组织形式提供了有价值的新见解,但是,那些策划走私活动的、参与程度较高的高层犯罪分子并没有被判刑。
 
“如果把逮捕基层犯罪分子作为更广泛调查的第一步,从而能够进一步确定、逮捕和起诉供应链上的其他人,那么对基层犯罪分子的逮捕将很有可能瓦解和破坏非法野生物贸易网络,”TRAFFIC研究官员和本报告的主要作者Sade Moneron表示。
 
“更深入地了解执法人员在抓捕非法野生物供应链的高层犯罪分子时所遇到的困难,将有助于找出可行的解决办法和干预措施,以克服这些挑战。”
 
TRAFFIC在南非对野生物犯罪分子的采访,要感谢Arcadia的财政资助。Arcadia是由Lisbet Rausing和Peter Baldwin建立的慈善基金,支持了 “减少非洲野生物种和生态系统所面临的贸易威胁”(ReTTA)项目,该项目致力于调查非法或不可持续贸易的趋势,并帮助制定国内和国际解决方案,扭转野生物种群减少的趋势。还要感谢南非惩教署(Department of Correctional Services in South Africa)允许研究人员对犯分份子进行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