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2020年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必须侧重于可持续利用、重要指标以及与人类健康的关联

2020年2月16日,英国,剑桥 —— 本周各缔约方政府将会讨论后2020年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的目标和指标,TRAFFIC敦促各缔约方加强全球努力,确保物种贸易和利用的合法性、可持续性和安全性,并有效衡量落实这些努力的进展。
 
《生物多样性公约》(CBD)各缔约方本周会以视频会议的形式参加《生物多样性公约》科学技术咨询附属机构(科咨附属机构)第24次会议(SBSTTA 24),该会议的一个关键议程是讨论后2020年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包括将取代目前2011-2020年生物多样性战略计划制定的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
 
2020年8月发布的修订版的《后2020年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草案》中有一项目标直接与野生动植物贸易相关,其中承诺各缔约方到2030年“要确保开发、贸易和利用野生动植物资源的合法性、可持续性和安全性”。
 
这是自1993年《生物多样性公约》生效以来,首次专门针对野生动物贸易而设定的目标。目前的草案还包括一个目标,即承认可持续利用在推动生态保护和人类发展方面的重要性,并敦促“到2030年,要确保野生动植物资源可持续利用带来的收益,包括营养、粮食安全、生计、公共卫生与福祉方面,能造福人类,特别要使贫困群体受益”。
 
TRAFFIC全球政策总监Sabri Zain对正在讨论的新目标表示支持,认为这将推动人们对生物多样性资源的可持续利用问题的高度关注。
 
“考虑与列入与野生动植物贸易相关的目标,反映了可持续利用生物多样性资源作为《生物多样性公约》三大目标之一的重要性。它也显示出《后2020年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将为应对破坏自然的第二大驱动因素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Sabri Zain表示。
 
2020年5月,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发布了一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报告,提供了压倒性的证据,证明全球范围内自然资源正在以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速度减少,同时对我们的经济、生计、粮食安全、公共卫生和生活质量造成了巨大影响。报告指出,动植物资源的过度开发(包括采集、狩猎、捕鱼和伐木)是对自然构成负面影响的第二大驱动因素,仅次于土地和海洋的利用转变。
 
“同样重要的是,除了这两个目标之外,各缔约方还考虑了《后2020年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草案》中的其他目标,其中包括承认可持续利用野生物资源对遏制生物多样性丧失的重要贡献,”Zain补充说,“这些目标包括公平合法地获取与分享相关收益,确保生物多样性的价值被纳入所有部门的主要工作,并保障生产实践和供应链的可持续性。”
 
“鉴于可持续利用对保护野生物资源具有长期和强大的激励作用,以及对人类(特别是原著民民与社区)的粮食安全、公共卫生、稳定收入、就业和福祉的重要贡献,我们鼓励在商议这些目标时继续重视可持续利用。”
 
TRAFFIC认为,尽管这些目标得到了关注,,,但是为实现这些目标采用强有力的指标以及衡量其执行效力的进展也是必不可少的。
 
“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指标来衡量实施目标的有效进展,我们将会再次上演去年9月发布的《全球生物多样性展望》(GBO-5)的结果,即20个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没有一个完全实现。如果要有效实施《后2020年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有效地监测机制和强有力的指标是非常必要的,并将有效推动扭转自然快速衰退所需的变革力度。TRAFFIC愿意协助各缔约方进行相关研究与信息分析,以便制定和衡量这些指标的进展情况”Zain补充说。
 
例如,与其他野生物资源的利用与贸易情况相比,植物物种通常受到较少的关注。公平野生(FairWild)标准为衡量植物多样性可持续利用的进展提供了有价值的工具,并被越来越多的企业用于采购世界各国的产品。
 
“TRAFFIC实施的这一标准是一条切实可行的途径,我们可以贡献数据来衡量植物保护的进展,”Zain补充说。作为SBSTTA 24会议的讨论议程之一,FairWild标准得到了生物多样性公约全球植物保护战略的认可。
 
当前的新冠病毒大暴发使人们高度关注野生动物以及它们在人畜共患疾病传播中的潜在角色,突显出人类、动物和公共卫生安全之间的紧密关联。为筹备SBSTTA 24会议,去年12月曾举办了关于生物多样性、一个健康方针和新冠病毒的特别研讨会。
 
“我们很高兴看到,各缔约方都认真对待这个问题,希望本周的讨论将能够权衡出一个稳妥的方法,这将为《后2020年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在全球推动防止人畜共患疾病在未来暴发的方面发挥强大作用,同时加强野生物保护,尊重人们生计、粮食安全和不同人群的文化信仰,” Zain补充说。
 
2020年10月,可持续野生物管理合作伙伴关系(CPW)成员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确定了旨在降低未来由野生动物引发的大流行病风险的指导原则。该合作伙伴关系是由14个国际组织自愿组成的,并在野生物资源可持续利用和保护方面负有实质性的任务和计划,包括《生物多样性公约》(CBD)、《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以及诸如TRAFFIC等非政府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