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濒危药用植物资源

人类在思考环境问题和呼吁保护自身的家园时,对伴随在自己身边的动物已经给予了一定的关心和保护,但是对于人类索取得更多的植物,可能关注得并不够,也因此造成了许多植物濒临灭绝的境地还不自知。因为相当多的人还认为世界上的植物资源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由于人类对于药用植物的进一步索取和全球气候变暖,植物也在慢慢减少并陷入枯竭的状态。
  人类对药用植物的需求步步攀升
  植物不仅供给人类衣食住行所必须的能量、原料,而且还对人类所赖以生存的地球起到保护、平衡和美化作用。粗略估计,地球上的植物约有40万种,其中可供人类使用的各类经济植物或高等植物约30万种,而可被人们普遍使用的约占2%~3%,即6000~9000种。但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除了粮食和经济作物外,人类利用得最多的是药用植物,而中国是世界上使用药用植物最多的国家。如今被确认的中国药用植物有11146种。
  认识到草本药物重要性的不仅仅是中国、印度等国家,欧美发达国家也加快了利用草本药物的步伐,尽管植物性药物在这些国家并非主流。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卫生研究机构,现在每年从全球25万种植物中筛选4000种来开发各种新的药物。现在,由美国北卡罗莱那大学和NIH共同从红豆杉树皮中提炼的紫杉醇制成的治疗乳腺癌、子宫癌和肺癌的著名药物——泰素(Taxol)行销全世界,年销售额达13.5亿美元。此外,美国每年的草药销售额都在50亿美元以上。
  今天,在全球特别是美国兴起回归自然热以后,替代疗法和植物药开始被人们重新重视,药用植物的消耗便越来越大。其实,从某种程度上看,美国比传统中草药的故乡中国更醉心于植物药的研究和开发,在短短数年植物药的销售已超越德、法、意、日,居西方国家之首。此外,即使在合成药物高度发达的德国,其《医生参考手册》所列药物中,也有40%也来源于植物。
  在过去10年,北美和欧洲的草药治疗每年增加10%,如今北美和欧洲的草药治疗市场价值估计为110亿英镑(200亿美元)。可见人类由于医疗对植物的索取是多么巨大。
  药用植物资源走向枯竭
  正是由于全球对草药需求的激增在今天造成了约1/5的药用植物正在灭绝,著名的环境保护组织一一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WWF)透露说,现在世界上有4000~10000种植物面临生存危险。
  对世界保护联盟(IUCN)濒危植物红名单的分析表明,在50000种经常使用的野生草药中约2/3遭到大规模采集,因而面临越来越少或绝迹的境地。比如,在中国用于治疗呼吸道疾病的贝母、在印度用于治疗皮肤病的一种锯齿草和在印度南部和斯里南卡发现的用于治疗癌症的一种叫做tetulakha的树木都属于濒危草药和植物。
  另一方面,全球气候变暖也对药用植物陷入危境起到落井下石的作用。英国里兹大学的研究人员估计,由于全球变暖的影响,到2050年,地球上陆地动物和植物将有1/4会灭绝。因为,如果工业化国家不停止向大气中排放温室气体,那么,有10%~30%的物种将由于失去栖息地而无法生存。此外,联合国一个专家组的研究也表明,如果目前的温室效应不能阻止,到2100年全球的气温将平均增加华氏2.5~10.4度。而气温的变高则会加速森林消失、生物入侵与野生生物的灭绝。
  中国药用植物保护之路
  面对药用植物和其他植物的减少,人类该怎么办?世界上所有国家当然首先希望发达国家,比如美国,签定《京都议定书》,以减少向大气排放温室气体,减缓全球变暖的步伐。另一方面,开源与节流也成为人类挽救植物资源的重要措施。比如,在节流方面,环境保护者提出的办法是要禁止人类贪婪的、没有止境的对植物,包括其他生物的索取,同时要禁止人类对药用植物的大规模商业性行为,就像国际捕鲸协会一样,制定相关的措施,禁止毁灭性捕鲸,并且给予不同国家每年可以捕捞的鲸的限量。在这样的节流情况下,人类可以做到细水长流地利用植物性药物。
  而开源则是另一个保护植物药源的重要方法。对药用和经济植物的开源如同人类种植食物性植物一样,可以采取迁地保护和栽培的方法来进行。比如,开辟植物园。如今,全世界的植物园共2200余处,在这些地方保存着80000多种植物,约占世界植物总数的1/3,这是人类的珍贵财富。
  那么作为药用植物使用大国的中国又该走一条怎样的药用植物保护之路呢?目前我国每年需要药材约120万吨,但是我们的栽培面积只有30万公顷,总产量为40万吨,栽培药用植物还提供不了草本药物的一半。因此,解决植物药用资源问题已成为燃眉之急。
  目前在栽培和迁地方面,中国已经有了很成功的例子。比如,银杏,目前通过栽培,年产量已达几千吨。另一些成功栽培的植物性药物如天麻,也在栽培中获得较好的开源作用,天麻栽培的年产量在600吨以上,可以满足国内草药市场的需求。今天,连西洋参和人参通过栽培,也能充分供应市场。
  但是,由于我国只有140个植物园,也只有部分药物可以实现人工栽培,还有很多很普通的药材也只能依赖野生的,这使我们依然而药用植物资源匮乏的困境。比如,无论是蕴藏量巨大的甘草,还是蕴藏量相对小的石斛,中成药原料如果只单纯依赖野生资源时,往往3~5年或8~10年就无法继续维持。
  今天,人们已经获得了这样的经验,任何药用植物一旦被人们利用,野生资源很快就会枯竭,更何况还有环境日益恶化、物种慢慢减少、生物多样性在逐步消失这些重要因素的影响。所以开源--通过栽培和迁地保护挽救植物中药资源保护势在必行。而这样做,不仅有利于保护植物和扩大生物多样性,也是发展经济的有效手段。